2020.01.07

【教育漫谈】普鲁士教育系列:最早的国际教育(1)

普鲁士教育完全忽视了人与人之间异常美妙的多样性与细微差别,而正是这些多样性与细微差别让人们在智力、想象力和天赋方面各不相同。

——中村修二

我们今天正在接受的“中国式教育”,其实就是一百年前被引入的“国际教育”。

人类的知识本初,是伴随着我们有意识地通过思想去探索未知的世界而产生的。

它们复杂,凌乱,却又不失章法。

点击添加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


点击添加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

这种美丽的认知来到现代,渐渐由原本融会贯通的各种逻辑概念,变成了一个个单独的学科,下属附带着标准化课程表的“单元”与“知识点”,进而产生了老师在上面负责讲,学生在下面负责听的模式——这就是 18 世纪由普鲁士人最先发明,而后成为被东亚各国陆续采纳并通行至今的课堂教学模式,又称“普鲁士基因教育模式”。

点击添加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

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普鲁士人的初衷并非为了教育出能够独立思考的学生,而仅仅是当时为了大量“炮制”忠诚+易于管理的国民所必须。

德国的“现代教育”,也就是义务教育的开端源自 1524 年,马丁路德第一次强调市政当局应为青年建立学校,并要求父母们把他们的孩子送入其中,接受“教授”。

这一主张直接打击了中世纪垄断着教育权的天主教会,并间接推动了德国义务教育体制的理念形成。

点击添加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

1619 年,魏玛公国颁布了《魏玛学校章程》,要求儿童们必须通过阅读、写作来学习教义——自此,义务教育的开端出现了:义务性与强制性的教学。

1642 年,哥达公国的艾纳斯特公爵发布《学校指南》,要求儿童统一入学年龄为 5 岁,并直接规范“所有儿童直至学完所应学的全部知识,并经当局审查合格,方可离校”;在当时,缺席、旷课的行为是伴随着经济惩罚的,通过“压力传导”的方式提出对家长的约束:第一次缺课罚款 1 便士,多次缺课后,每节课 6 便士。


点击添加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

与此同时,艾纳斯特公爵筹建多达 20 所新校舍,引入大量优秀教师和资源,原本被当地人嘲笑讥讽根本没有实施可能的《指南》,自此得以落实,当地儿童陆续入学。

三十余年过后,德意志普遍流传着一句话:“艾纳斯特公爵治下的农夫都比其他地方贵族所受的教育好得多”。

点击添加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

1717 年,腓特烈·威廉一世颁布法令,要求普鲁士全国实施小学阶段义务教育,直接为乡村学校的筹建提供国家层面支持的经费与土地,前后共兴建学校达到 1800 所之多,实现他不愿眼见“青年们生长在背弃信仰和无知识的黑暗之中,并将走向现世的和来世的苦难”。

经过威廉的努力和积累,到了他的儿子普鲁士大帝腓特烈在位期间,金钱、士兵、“被训练得服从政府、敬畏上帝、勤奋节俭的人民”已成为了普鲁士王国的最大财富。

点击添加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

1763 年,腓特烈大帝颁布《普通学校规章》,明确要求儿童必须 5 岁入学,并统一教科书内容、学费、教务与教学时间、学校经费来源与使用,进一步对教师的管理和监督进行规范化制定。

从此,对学校的管理真正上升到国家政府层面。

1794年,腓特烈将“凡普通学校与大学,都是国家机构”,“只有得到国家认可和批准,才能开办学校”,“所有公立学校和教育机构都应该接受国家的监管,随时接受其考核和检查”正式写入《普鲁士民法典》,自此,世俗教育彻底脱离宗教控制,教育权转入国王手中。

点击添加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

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,由国家的统治者亲自统抓统管基础教育事务并制定实施政策的先例,它正式开创了从一个多世纪前直至今天,全球一直通行的教育模式——义务教育。


“诚实守信,快乐一生” ——康桥公学幼儿园美德教育系列主题活动

2020.02.20

“诚实守信,快乐一生” ——康桥公学幼儿园美德教育系列主题活动

详情内容 > >